咨询热线: 0731-88896220  /  0731-84895220  /  88896211(理疗科)

手机浏览

微信关注

地址:长沙市天心区沙河街124号 (劳动西路与书院北路交汇处东北角)

咨询热线:0731-88896220  /  0731-84895220  /  0731-88896211(理疗科)

新闻中心

News Center

彭坚教授临床经验分享——颈椎腰椎篇
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本文摘自知名中医教授彭坚所著《我是铁杆中医》,书中彭坚教授详细介绍了他对慢性疼痛、慢性炎症、病毒性疾病、增生性疾病、恶性肿瘤、妇科内分泌失调及功能性疾病、老年性疾病等7大类30多种慢性疾病的治疗经验和心得体会。
彭坚教授针对不同病症的临床,别人怎么说,他自己怎么理解,药怎么吃,多久能好,全都一五一十的教给大家,文章内容较多,我们会分多期跟大家分享。

  颈椎腰椎篇

一、颈椎病

颈椎病是一种典型的生活方式不良所导致的疾病。长时间玩计算机、打麻将、伏案工作,缺少运动,不懂得适时地放松肩颈,都可能罹患此病。因此,从十几岁的小孩到中年人、老年人,普遍存在这种病。颈椎病一般表现为颈项、肩部肌肉的酸胀疼痛、拘急不舒,称作颈型颈椎病,往往处在初期阶段,不一定发生了器质性的改变;当颈椎的生理曲线变直、椎体松动、椎间盘因磨损而突出,或者骨刺压迫了一侧手臂的神经时,引起患侧手臂的疼痛、麻木,特别是指端反应强烈,称作神经根型颈椎病;压迫了颈椎动脉时,引起一侧的头痛、头晕、视力下降,称作椎动脉型颈椎病;压迫了交感神经时,出现心慌、失眠、胸闷、咽喉堵塞不适等症状,称作交感神经型颈椎病;椎管狭窄,或者骨刺压迫了脊髓时,可以引起远程肢体的肌肉萎缩,称作脊髓型颈椎病。因为情况复杂,可以呈现出各种症状,西医总称为颈椎病综合征,而以颈型、神经根型、椎动脉型三种为多见,且经常兼见。西医治疗非常棘手,既无有效的药物可服,牵引也难以解决根本问题,手术效果也不理想。

 

我在临床治疗颈椎病,最常用的处方是两首《伤寒论》中的对方:属于寒证的,用葛根汤加减;属于热证的,用葛根芩连汤加减。

 

案例1 葛根汤加减

 

刘某,男,42岁,2012年8月15日就诊。患者颈椎疼痛多年,检查有颈椎骨质增生,压迫神经根,现颈部酸胀疼痛,僵硬,手麻,抬举不便,夜晚尤剧,形寒,怕冷,舌淡,苔厚腻,脉弦,血压不高。

 

处方:葛根60g 桂枝10g 白芍15g 炙甘草10g 生姜10g 红枣10g 麻黄10g 苍术10g 附子5g 黄芪50g 白芥子10g 羌活10g 秦艽10g 鹿衔草30g 豨莶草30g 鸡血藤30g 七剂

 

二诊:服上方后,症状大为缓解,加鹿角霜、穿山甲、蜂房为丸长服。一剂药丸服完后,多年未发作。

 

 

心得体会:

 

本案颈椎局部酸胀、僵硬,属于颈型;手麻、抬举不便,神经根受压,属于神经根型。加之血压不高,适合于用葛根汤温通,原方加羌活、秦艽祛风,白芥子化痰,鸡血藤活血,豨莶草、鹿衔草通络。后3味药加入,治疗手臂麻木特别有效。如果手臂疼痛剧烈,还可以加蜈蚣、全蝎等止痛。倘若颈椎病日久,已经发生器质性改变,则必须在煎剂取得效果后,做成丸剂缓图。本方加鹿角霜、穿山甲、露蜂房,意在软坚散结,消融骨刺,有一定作用。

 

从我的临床经验来看,葛根汤是为“太阳病,项背强几几”而设,用于治疗颈椎病感受风寒而发作,颈肩疼痛拘急不舒,是完全对证的。但颈椎病的基础,除了感受风寒之外,更是内有虚寒,兼夹湿气。这个湿,既是因寒而生的内湿,又是因时令而致的外湿。因此,我于原方中加少量附片、黄芪温阳气,加苍术去内湿,加羌活、秦艽、威灵仙去外湿,则更加与病机相符。如果头痛加川芎15g、白芷10g;头晕加天麻30g、法夏15g;手臂疼痛,加姜黄10g;心慌怔忡,去麻黄,加红参10g、麦冬10g、枣仁30g,即取炙甘草汤之意;咽中不适,似乎有痰梗塞,加白芥子10g 、石菖蒲10g 、诃子10g。

 

案例2 葛根芩连汤加减

 

尚某,36岁,2011年5月17日初诊。患者头颈肩部酸胀,头晕昏痛,咽喉不适,心慌失眠,大便偏干,口苦,容易上火,舌瘦而暗红,有薄黄苔,脉细滑。

 

处方:葛根80g 黄芩10g 甘草10g 黄连8g 白芍30g 木瓜30g 天麻15g 石斛10g 枣仁30g 炙远志10g 茯神30g 香附子15g 合欢花10g 七剂

 

上方服后,症状消失。嘱咐再出现这种情况,仍然可以服用原方。

 

心得体会:

 

本案代表了颈椎病的3种类型。从头颈部酸胀疼痛这一症状来看,可以确定为颈型颈椎病;头晕昏痛,是椎动脉受压,导致头部供血不足所致,属于椎动脉型;咽喉不适,心慌失眠,是压迫了交感神经,属于交感神经型。这一类颈椎病,往往表现为热证,适合于用葛根黄芩黄连汤加减。其中,香附子、茯神、合欢花,调气安神,与远志、枣仁相配,有很好的治疗心慌、失眠的作用。特别是合欢花,既可以安神,又可以利咽喉,与石斛相配,能够起到滋阴降火的作用。

 

虽然在《伤寒论》中,没有提到葛根芩连汤可以治疗颈椎病,但我在临床,重用葛根以之治疗属于热证的颈椎病,疗效显著。如果颈部酸胀难忍,加苍术10g、黄柏10g,即合二妙散;背痛,加枣皮30g;肌肉酸痛挛急,加木瓜30g、苡米50g;咽中不爽有痰,加玄参15g、浙贝10g;视力明显下降,加蔓荆子10g、车前子15g、楮实子15g。

 

颈椎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不呈直线发展状态,往往症状严重一段时间,经过治疗,又平稳一段时间;因为劳累、气候变化等原因,又引起复发,直至出现严重的器质性改变。有的通过拍片,检查结果很严重,但本人感觉尚好;有的检查结果问题不大,本人却反应强烈。这除了个体的敏感程度不同之外,与骨刺的生长方向是否压迫了神经、血管、脊髓,有很大的关系。鉴于颈椎病的这个特点,我不主张长期服药,可以经常进行理疗、针灸、按摩等,更重要的是,要劝导患者自觉改变不良的生活习惯,坚持做颈椎操和其他体育锻炼,才能够防治本病的发展。

 

此外,我在临床发现:许多与脑部血液循环障碍有关的病,如多发性脑梗死、脑萎缩、早期老年性痴呆,可能与颈椎病颈动脉长期受压迫导致脑部供血供氧不足有关,这类患者从颈椎病着手治疗,可能是一条新的途径。医学界对于这一点,还很少有人注意到,我曾经用葛根制剂治疗若干例多发性脑梗死,都有比较满意的疗效。

二、腰椎病

 

慢性腰腿疼痛,常见于中老年人和体质较虚弱之人,如果没有伴随腿胫的浮肿,尿检没有异常,多为中老年骨骼系统的退行性病变。开始发生时,只是一般的腰肌劳损,很难查出骨质的病变。以腰部酸软、酸胀,不能任力,喜欢坐卧,喜温喜按,久立行走加剧,天气变化时不适为主。年深日久,则可能查出有骨质增生、椎间盘突出或膨出等器质性改变。疼痛也由局限于腰,延伸到腿部,引起一侧腿部的酸胀疼痛,这时由于椎体容易松动,患者在受寒、扭腰、动作不慎的情况下,可突然出现剧烈腰痛的症状,即闪挫疼痛,俗话叫“闪了腰”或“榨了腰”。如果腰椎的改变压迫了坐骨神经,则沿着坐骨神经的走向,从臀部开始,一直到后脚跟,发生剧烈疼痛。腰椎退行性病变,当做一般的肾虚用补肾的方药效果不佳;当做风湿疼痛治疗,更是药不对证;牵引对老年人不适合,手术的风险,有时很大;针灸、按摩,疗效较好,如能加上内服中药,则可标本兼治。

 

我在临床治疗腰椎病,最常用蒲辅周的百损丸加减。原方为:

 

补骨脂75g 骨碎补60g 杜仲30g 川牛膝30g 续断30g 肉苁蓉30g 当归30g 鸡血藤90g 三七15g 琥珀10g 血竭15g 沉香15g 做药丸

 

蒲辅周先生说:“此方为老中医口授方,我得此方已六十余年,治跌打损伤,不论内伤脏腑,外伤筋骨,以及劳伤经络。并治遗精、脚弱、腰膝酸痛,诸虚日损,久服自效。功专滋补肝肾、强壮筋骨,活血消瘀,续断伤,补骨髓,纯属以通为补,而无滞补之弊。”

 

我仔细揣摩此方,是由补肝肾、强筋骨的青娥丸加补血、活血药而成。青娥丸即补骨脂、续断、杜仲三味药,加骨碎补、肉苁蓉补肾,强筋壮骨;加当归、黑豆、鸡血藤、川牛膝补血、通经络、利腰膝;加沉香理气,三七、血竭、琥珀活血止痛。全方补消兼施,药性平和,正如蒲辅周先生所说:“纯属以通为补,而无滞补之弊。”蒲老叙述的着重点,是“由瘀致虚”,而中老年腰椎病的特点,是肝肾精血不足,导致瘀血留滞经络,腰腿疼痛,即“由虚致瘀”、虚瘀夹杂,因而百损丸可以视为一首治疗腰椎病的良方。多年以前,我尝试用于治疗老年腰腿退行性疾病,取得初步疗效,进一步从朱良春先生用动物药的经验中获得启示,在原方中加全蝎30g、土鳖30g、大海马1对,如检查有严重的骨质增生,再加急性子20g、威灵仙30g、白芥子20g、鹿角霜20g、穿山甲10g为蜜丸,每丸重9g,早晚空腹服1丸。意在通过加入虫类动物药、软坚散结药物,达到修复骨质、溶解骨刺的作用,以期标本兼治。我用本方治疗中老年腰椎骨质增生、骨质疏松、腰椎间盘突出等引起的腰腿疼痛症数千例,坚持服几个月,确实有很好的疗效。

 

案例3 百损丸加减

 

张某,男,57岁,务农。2014年3月21日初诊。患者腰痛多年,拍片检查有骨质增生、腰椎间盘突出,疼痛与劳累、气候变化有关,经常服治疗风湿的煎剂、药酒,疗效不显。昨天早晨起床,突然腰部疼痛,牵连至左腿外侧一线,剧痛难忍,如针刺、刀割,呻吟不已。用针灸、按摩均未缓解。察之神经紧张,面容痛苦,舌淡,苔薄白,脉弦紧,大便干结,小便偏黄。处以复元通气散加减:

 

牵牛子15g 小茴香5g 穿山甲5g 木香15g 元胡索15g 陈皮10g 炙甘草15g 白芍30g 蜈蚣2条 全蝎10g 三剂

 

3月24日二诊:服上方后,疼痛大为缓解,已经能够下床活动仍然有腰腿不适。察之舌淡,脉缓。处以百损丸加减:

 

补骨脂30g 续断30g 杜仲30g 怀牛膝30g 骨碎补60g 黄芪50g 当归30g 鸡血藤50g 白芍50g 三七60g 血竭30g 琥珀30g 土鳖30g 穿山甲30g 苍术30g 黄柏30g

 

为蜜丸,每天两次,每次9g,一剂蜜丸可以服一月余。服后一年多来腰腿痛没有发作。

 

心得体会:

 

本案前后采用了两组处方。腰腿疼痛急性发作,剧痛难忍时,用汤剂应急,以《局方》复元通气散合止痉散(蜈蚣、全蝎)、芍药甘草汤治标,迅速有效。一旦缓解,则用百损丸治本。由于腰部劳损,适应温差和湿度的能力下降,故季节气候的变化,对腰痛的影响很大。如果腰部发冷,四肢不温,舌淡、苔白,常见于冬天或气温转冷时,则是兼有寒湿,加炙川乌、苍术;如果舌红苔黄腻,小便黄,常见于春夏气候炎热潮湿时,则是兼有湿热,加苍术、黄柏、怀牛膝。

 

文章摘自《我是铁杆中医》 作者:彭坚

  颈椎腰椎篇  

一、颈椎病

颈椎病是一种典型的生活方式不良所导致的疾病。长时间玩计算机、打麻将、伏案工作,缺少运动,不懂得适时地放松肩颈,都可能罹患此病。因此,从十几岁的小孩到中年人、老年人,普遍存在这种病。颈椎病一般表现为颈项、肩部肌肉的酸胀疼痛、拘急不舒,称作颈型颈椎病,往往处在初期阶段,不一定发生了器质性的改变;当颈椎的生理曲线变直、椎体松动、椎间盘因磨损而突出,或者骨刺压迫了一侧手臂的神经时,引起患侧手臂的疼痛、麻木,特别是指端反应强烈,称作神经根型颈椎病;压迫了颈椎动脉时,引起一侧的头痛、头晕、视力下降,称作椎动脉型颈椎病;压迫了交感神经时,出现心慌、失眠、胸闷、咽喉堵塞不适等症状,称作交感神经型颈椎病;椎管狭窄,或者骨刺压迫了脊髓时,可以引起远程肢体的肌肉萎缩,称作脊髓型颈椎病。因为情况复杂,可以呈现出各种症状,西医总称为颈椎病综合征,而以颈型、神经根型、椎动脉型三种为多见,且经常兼见。西医治疗非常棘手,既无有效的药物可服,牵引也难以解决根本问题,手术效果也不理想。

 

我在临床治疗颈椎病,最常用的处方是两首《伤寒论》中的对方:属于寒证的,用葛根汤加减;属于热证的,用葛根芩连汤加减。

 

案例1 葛根汤加减

 

刘某,男,42岁,2012年8月15日就诊。患者颈椎疼痛多年,检查有颈椎骨质增生,压迫神经根,现颈部酸胀疼痛,僵硬,手麻,抬举不便,夜晚尤剧,形寒,怕冷,舌淡,苔厚腻,脉弦,血压不高。

 

处方:葛根60g 桂枝10g 白芍15g 炙甘草10g 生姜10g 红枣10g 麻黄10g 苍术10g 附子5g 黄芪50g 白芥子10g 羌活10g 秦艽10g 鹿衔草30g 豨莶草30g 鸡血藤30g 七剂

 

二诊:服上方后,症状大为缓解,加鹿角霜、穿山甲、蜂房为丸长服。一剂药丸服完后,多年未发作。

 

心得体会:

 

本案颈椎局部酸胀、僵硬,属于颈型;手麻、抬举不便,神经根受压,属于神经根型。加之血压不高,适合于用葛根汤温通,原方加羌活、秦艽祛风,白芥子化痰,鸡血藤活血,豨莶草、鹿衔草通络。后3味药加入,治疗手臂麻木特别有效。如果手臂疼痛剧烈,还可以加蜈蚣、全蝎等止痛。倘若颈椎病日久,已经发生器质性改变,则必须在煎剂取得效果后,做成丸剂缓图。本方加鹿角霜、穿山甲、露蜂房,意在软坚散结,消融骨刺,有一定作用。

 

从我的临床经验来看,葛根汤是为“太阳病,项背强几几”而设,用于治疗颈椎病感受风寒而发作,颈肩疼痛拘急不舒,是完全对证的。但颈椎病的基础,除了感受风寒之外,更是内有虚寒,兼夹湿气。这个湿,既是因寒而生的内湿,又是因时令而致的外湿。因此,我于原方中加少量附片、黄芪温阳气,加苍术去内湿,加羌活、秦艽、威灵仙去外湿,则更加与病机相符。如果头痛加川芎15g、白芷10g;头晕加天麻30g、法夏15g;手臂疼痛,加姜黄10g;心慌怔忡,去麻黄,加红参10g、麦冬10g、枣仁30g,即取炙甘草汤之意;咽中不适,似乎有痰梗塞,加白芥子10g 、石菖蒲10g 、诃子10g。

 

案例2 葛根芩连汤加减

 

尚某,36岁,2011年5月17日初诊。患者头颈肩部酸胀,头晕昏痛,咽喉不适,心慌失眠,大便偏干,口苦,容易上火,舌瘦而暗红,有薄黄苔,脉细滑。

 

处方:葛根80g 黄芩10g 甘草10g 黄连8g 白芍30g 木瓜30g 天麻15g 石斛10g 枣仁30g 炙远志10g 茯神30g 香附子15g 合欢花10g 七剂

 

上方服后,症状消失。嘱咐再出现这种情况,仍然可以服用原方。

 

心得体会:

 

本案代表了颈椎病的3种类型。从头颈部酸胀疼痛这一症状来看,可以确定为颈型颈椎病;头晕昏痛,是椎动脉受压,导致头部供血不足所致,属于椎动脉型;咽喉不适,心慌失眠,是压迫了交感神经,属于交感神经型。这一类颈椎病,往往表现为热证,适合于用葛根黄芩黄连汤加减。其中,香附子、茯神、合欢花,调气安神,与远志、枣仁相配,有很好的治疗心慌、失眠的作用。特别是合欢花,既可以安神,又可以利咽喉,与石斛相配,能够起到滋阴降火的作用。

 

虽然在《伤寒论》中,没有提到葛根芩连汤可以治疗颈椎病,但我在临床,重用葛根以之治疗属于热证的颈椎病,疗效显著。如果颈部酸胀难忍,加苍术10g、黄柏10g,即合二妙散;背痛,加枣皮30g;肌肉酸痛挛急,加木瓜30g、苡米50g;咽中不爽有痰,加玄参15g、浙贝10g;视力明显下降,加蔓荆子10g、车前子15g、楮实子15g。

 

颈椎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不呈直线发展状态,往往症状严重一段时间,经过治疗,又平稳一段时间;因为劳累、气候变化等原因,又引起复发,直至出现严重的器质性改变。有的通过拍片,检查结果很严重,但本人感觉尚好;有的检查结果问题不大,本人却反应强烈。这除了个体的敏感程度不同之外,与骨刺的生长方向是否压迫了神经、血管、脊髓,有很大的关系。鉴于颈椎病的这个特点,我不主张长期服药,可以经常进行理疗、针灸、按摩等,更重要的是,要劝导患者自觉改变不良的生活习惯,坚持做颈椎操和其他体育锻炼,才能够防治本病的发展。

 

此外,我在临床发现:许多与脑部血液循环障碍有关的病,如多发性脑梗死、脑萎缩、早期老年性痴呆,可能与颈椎病颈动脉长期受压迫导致脑部供血供氧不足有关,这类患者从颈椎病着手治疗,可能是一条新的途径。医学界对于这一点,还很少有人注意到,我曾经用葛根制剂治疗若干例多发性脑梗死,都有比较满意的疗效。

  颈椎腰椎篇  

一、颈椎病

颈椎病是一种典型的生活方式不良所导致的疾病。长时间玩计算机、打麻将、伏案工作,缺少运动,不懂得适时地放松肩颈,都可能罹患此病。因此,从十几岁的小孩到中年人、老年人,普遍存在这种病。颈椎病一般表现为颈项、肩部肌肉的酸胀疼痛、拘急不舒,称作颈型颈椎病,往往处在初期阶段,不一定发生了器质性的改变;当颈椎的生理曲线变直、椎体松动、椎间盘因磨损而突出,或者骨刺压迫了一侧手臂的神经时,引起患侧手臂的疼痛、麻木,特别是指端反应强烈,称作神经根型颈椎病;压迫了颈椎动脉时,引起一侧的头痛、头晕、视力下降,称作椎动脉型颈椎病;压迫了交感神经时,出现心慌、失眠、胸闷、咽喉堵塞不适等症状,称作交感神经型颈椎病;椎管狭窄,或者骨刺压迫了脊髓时,可以引起远程肢体的肌肉萎缩,称作脊髓型颈椎病。因为情况复杂,可以呈现出各种症状,西医总称为颈椎病综合征,而以颈型、神经根型、椎动脉型三种为多见,且经常兼见。西医治疗非常棘手,既无有效的药物可服,牵引也难以解决根本问题,手术效果也不理想。

 

我在临床治疗颈椎病,最常用的处方是两首《伤寒论》中的对方:属于寒证的,用葛根汤加减;属于热证的,用葛根芩连汤加减。

 

案例1 葛根汤加减

 

刘某,男,42岁,2012年8月15日就诊。患者颈椎疼痛多年,检查有颈椎骨质增生,压迫神经根,现颈部酸胀疼痛,僵硬,手麻,抬举不便,夜晚尤剧,形寒,怕冷,舌淡,苔厚腻,脉弦,血压不高。

 

处方:葛根60g 桂枝10g 白芍15g 炙甘草10g 生姜10g 红枣10g 麻黄10g 苍术10g 附子5g 黄芪50g 白芥子10g 羌活10g 秦艽10g 鹿衔草30g 豨莶草30g 鸡血藤30g 七剂

 

二诊:服上方后,症状大为缓解,加鹿角霜、穿山甲、蜂房为丸长服。一剂药丸服完后,多年未发作。

 

心得体会:

 

本案颈椎局部酸胀、僵硬,属于颈型;手麻、抬举不便,神经根受压,属于神经根型。加之血压不高,适合于用葛根汤温通,原方加羌活、秦艽祛风,白芥子化痰,鸡血藤活血,豨莶草、鹿衔草通络。后3味药加入,治疗手臂麻木特别有效。如果手臂疼痛剧烈,还可以加蜈蚣、全蝎等止痛。倘若颈椎病日久,已经发生器质性改变,则必须在煎剂取得效果后,做成丸剂缓图。本方加鹿角霜、穿山甲、露蜂房,意在软坚散结,消融骨刺,有一定作用。

 

从我的临床经验来看,葛根汤是为“太阳病,项背强几几”而设,用于治疗颈椎病感受风寒而发作,颈肩疼痛拘急不舒,是完全对证的。但颈椎病的基础,除了感受风寒之外,更是内有虚寒,兼夹湿气。这个湿,既是因寒而生的内湿,又是因时令而致的外湿。因此,我于原方中加少量附片、黄芪温阳气,加苍术去内湿,加羌活、秦艽、威灵仙去外湿,则更加与病机相符。如果头痛加川芎15g、白芷10g;头晕加天麻30g、法夏15g;手臂疼痛,加姜黄10g;心慌怔忡,去麻黄,加红参10g、麦冬10g、枣仁30g,即取炙甘草汤之意;咽中不适,似乎有痰梗塞,加白芥子10g 、石菖蒲10g 、诃子10g。

 

案例2 葛根芩连汤加减

 

尚某,36岁,2011年5月17日初诊。患者头颈肩部酸胀,头晕昏痛,咽喉不适,心慌失眠,大便偏干,口苦,容易上火,舌瘦而暗红,有薄黄苔,脉细滑。

 

处方:葛根80g 黄芩10g 甘草10g 黄连8g 白芍30g 木瓜30g 天麻15g 石斛10g 枣仁30g 炙远志10g 茯神30g 香附子15g 合欢花10g 七剂

 

上方服后,症状消失。嘱咐再出现这种情况,仍然可以服用原方。

 

心得体会:

 

本案代表了颈椎病的3种类型。从头颈部酸胀疼痛这一症状来看,可以确定为颈型颈椎病;头晕昏痛,是椎动脉受压,导致头部供血不足所致,属于椎动脉型;咽喉不适,心慌失眠,是压迫了交感神经,属于交感神经型。这一类颈椎病,往往表现为热证,适合于用葛根黄芩黄连汤加减。其中,香附子、茯神、合欢花,调气安神,与远志、枣仁相配,有很好的治疗心慌、失眠的作用。特别是合欢花,既可以安神,又可以利咽喉,与石斛相配,能够起到滋阴降火的作用。

 

虽然在《伤寒论》中,没有提到葛根芩连汤可以治疗颈椎病,但我在临床,重用葛根以之治疗属于热证的颈椎病,疗效显著。如果颈部酸胀难忍,加苍术10g、黄柏10g,即合二妙散;背痛,加枣皮30g;肌肉酸痛挛急,加木瓜30g、苡米50g;咽中不爽有痰,加玄参15g、浙贝10g;视力明显下降,加蔓荆子10g、车前子15g、楮实子15g。

 

颈椎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不呈直线发展状态,往往症状严重一段时间,经过治疗,又平稳一段时间;因为劳累、气候变化等原因,又引起复发,直至出现严重的器质性改变。有的通过拍片,检查结果很严重,但本人感觉尚好;有的检查结果问题不大,本人却反应强烈。这除了个体的敏感程度不同之外,与骨刺的生长方向是否压迫了神经、血管、脊髓,有很大的关系。鉴于颈椎病的这个特点,我不主张长期服药,可以经常进行理疗、针灸、按摩等,更重要的是,要劝导患者自觉改变不良的生活习惯,坚持做颈椎操和其他体育锻炼,才能够防治本病的发展。

 

此外,我在临床发现:许多与脑部血液循环障碍有关的病,如多发性脑梗死、脑萎缩、早期老年性痴呆,可能与颈椎病颈动脉长期受压迫导致脑部供血供氧不足有关,这类患者从颈椎病着手治疗,可能是一条新的途径。医学界对于这一点,还很少有人注意到,我曾经用葛根制剂治疗若干例多发性脑梗死,都有比较满意的疗效。

  颈椎腰椎篇  

一、颈椎病

颈椎病是一种典型的生活方式不良所导致的疾病。长时间玩计算机、打麻将、伏案工作,缺少运动,不懂得适时地放松肩颈,都可能罹患此病。因此,从十几岁的小孩到中年人、老年人,普遍存在这种病。颈椎病一般表现为颈项、肩部肌肉的酸胀疼痛、拘急不舒,称作颈型颈椎病,往往处在初期阶段,不一定发生了器质性的改变;当颈椎的生理曲线变直、椎体松动、椎间盘因磨损而突出,或者骨刺压迫了一侧手臂的神经时,引起患侧手臂的疼痛、麻木,特别是指端反应强烈,称作神经根型颈椎病;压迫了颈椎动脉时,引起一侧的头痛、头晕、视力下降,称作椎动脉型颈椎病;压迫了交感神经时,出现心慌、失眠、胸闷、咽喉堵塞不适等症状,称作交感神经型颈椎病;椎管狭窄,或者骨刺压迫了脊髓时,可以引起远程肢体的肌肉萎缩,称作脊髓型颈椎病。因为情况复杂,可以呈现出各种症状,西医总称为颈椎病综合征,而以颈型、神经根型、椎动脉型三种为多见,且经常兼见。西医治疗非常棘手,既无有效的药物可服,牵引也难以解决根本问题,手术效果也不理想。

 

我在临床治疗颈椎病,最常用的处方是两首《伤寒论》中的对方:属于寒证的,用葛根汤加减;属于热证的,用葛根芩连汤加减。

 

案例1 葛根汤加减

 

刘某,男,42岁,2012年8月15日就诊。患者颈椎疼痛多年,检查有颈椎骨质增生,压迫神经根,现颈部酸胀疼痛,僵硬,手麻,抬举不便,夜晚尤剧,形寒,怕冷,舌淡,苔厚腻,脉弦,血压不高。

 

处方:葛根60g 桂枝10g 白芍15g 炙甘草10g 生姜10g 红枣10g 麻黄10g 苍术10g 附子5g 黄芪50g 白芥子10g 羌活10g 秦艽10g 鹿衔草30g 豨莶草30g 鸡血藤30g 七剂

 

二诊:服上方后,症状大为缓解,加鹿角霜、穿山甲、蜂房为丸长服。一剂药丸服完后,多年未发作。

 

心得体会:

 

本案颈椎局部酸胀、僵硬,属于颈型;手麻、抬举不便,神经根受压,属于神经根型。加之血压不高,适合于用葛根汤温通,原方加羌活、秦艽祛风,白芥子化痰,鸡血藤活血,豨莶草、鹿衔草通络。后3味药加入,治疗手臂麻木特别有效。如果手臂疼痛剧烈,还可以加蜈蚣、全蝎等止痛。倘若颈椎病日久,已经发生器质性改变,则必须在煎剂取得效果后,做成丸剂缓图。本方加鹿角霜、穿山甲、露蜂房,意在软坚散结,消融骨刺,有一定作用。

 

从我的临床经验来看,葛根汤是为“太阳病,项背强几几”而设,用于治疗颈椎病感受风寒而发作,颈肩疼痛拘急不舒,是完全对证的。但颈椎病的基础,除了感受风寒之外,更是内有虚寒,兼夹湿气。这个湿,既是因寒而生的内湿,又是因时令而致的外湿。因此,我于原方中加少量附片、黄芪温阳气,加苍术去内湿,加羌活、秦艽、威灵仙去外湿,则更加与病机相符。如果头痛加川芎15g、白芷10g;头晕加天麻30g、法夏15g;手臂疼痛,加姜黄10g;心慌怔忡,去麻黄,加红参10g、麦冬10g、枣仁30g,即取炙甘草汤之意;咽中不适,似乎有痰梗塞,加白芥子10g 、石菖蒲10g 、诃子10g。

 

案例2 葛根芩连汤加减

 

尚某,36岁,2011年5月17日初诊。患者头颈肩部酸胀,头晕昏痛,咽喉不适,心慌失眠,大便偏干,口苦,容易上火,舌瘦而暗红,有薄黄苔,脉细滑。

 

处方:葛根80g 黄芩10g 甘草10g 黄连8g 白芍30g 木瓜30g 天麻15g 石斛10g 枣仁30g 炙远志10g 茯神30g 香附子15g 合欢花10g 七剂

 

上方服后,症状消失。嘱咐再出现这种情况,仍然可以服用原方。

 

心得体会:

 

本案代表了颈椎病的3种类型。从头颈部酸胀疼痛这一症状来看,可以确定为颈型颈椎病;头晕昏痛,是椎动脉受压,导致头部供血不足所致,属于椎动脉型;咽喉不适,心慌失眠,是压迫了交感神经,属于交感神经型。这一类颈椎病,往往表现为热证,适合于用葛根黄芩黄连汤加减。其中,香附子、茯神、合欢花,调气安神,与远志、枣仁相配,有很好的治疗心慌、失眠的作用。特别是合欢花,既可以安神,又可以利咽喉,与石斛相配,能够起到滋阴降火的作用。

 

虽然在《伤寒论》中,没有提到葛根芩连汤可以治疗颈椎病,但我在临床,重用葛根以之治疗属于热证的颈椎病,疗效显著。如果颈部酸胀难忍,加苍术10g、黄柏10g,即合二妙散;背痛,加枣皮30g;肌肉酸痛挛急,加木瓜30g、苡米50g;咽中不爽有痰,加玄参15g、浙贝10g;视力明显下降,加蔓荆子10g、车前子15g、楮实子15g。

 

颈椎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不呈直线发展状态,往往症状严重一段时间,经过治疗,又平稳一段时间;因为劳累、气候变化等原因,又引起复发,直至出现严重的器质性改变。有的通过拍片,检查结果很严重,但本人感觉尚好;有的检查结果问题不大,本人却反应强烈。这除了个体的敏感程度不同之外,与骨刺的生长方向是否压迫了神经、血管、脊髓,有很大的关系。鉴于颈椎病的这个特点,我不主张长期服药,可以经常进行理疗、针灸、按摩等,更重要的是,要劝导患者自觉改变不良的生活习惯,坚持做颈椎操和其他体育锻炼,才能够防治本病的发展。

 

此外,我在临床发现:许多与脑部血液循环障碍有关的病,如多发性脑梗死、脑萎缩、早期老年性痴呆,可能与颈椎病颈动脉长期受压迫导致脑部供血供氧不足有关,这类患者从颈椎病着手治疗,可能是一条新的途径。医学界对于这一点,还很少有人注意到,我曾经用葛根制剂治疗若干例多发性脑梗死,都有比较满意的疗效。